【物的乡愁】人在船上

作 者:阳桂生 关注:235

作者简介: 阳桂生,50后,澧县人,现居深圳,网名东土老阳。在我的生活方式中,独保留了两种最爱。

       其一,为读书,徜徉于书的海洋,体味不同人的生活与感受,享受文字带来的极致乐趣,自己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发表散文一千余篇,练成了一个省级作家;

   

       其二,为旅游,养成了独自旅游的习惯,常常一个人背包远行,也是省级摄影家。路上总会遇到极致吸引的风景和形形色色的人,于陌生人的交流中听到各样的故事,沉淀自己,体会不一样的生活,从而学会从简单中寻找快乐……

   

       关于本人: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属于咸鱼翻身之类。常告诉自己时间改变一切,唯有我心不变。那健康、自然的生活理念和一颗坦然、平和、善良、感恩、宽容、真诚的面对人生,热爱生活的心不变。但偶尔也张扬。喜多彩多姿的生活。懂得用正确的态度和情绪去面对一切人生的困境。

   

       半个美食家,自己会烧二味小菜。不过最近特懒,居然半年都没有认真做点东西犒赏自己。有散文一卷出版:《去看天边》。


       多年前我做了一个奇异的梦,梦见我在河堤上走,暴风雨就要来了,轰隆隆咔啦啦电闪雷鸣,天上有谁在施法,好像是孙悟空在大闹天宫,用它那根定海神针金箍棒左捅右砸,我急切地想找个地方躲避一下,见一个堤墈下有个凹进去的掩体,就钻了进去,躲过那场来似箭,去如电的暴风骤雨。


       很快,天被捅开了一个洞,射下来万丈光芒。


       那个光芒的豁口,次第出现了人物,挑担的,推车的、牵儿携老的,好像是去赶场,络绎不绝。


       然后出现舞台,有人演出,有人唱歌,有人跳舞。


       舞姿飘渺,动人心弦。


       细听,还有袅袅歌声,悠扬婉转!


       我环顾四周,发现:田野里有许多呈星星点点散布的人,有的停下了手中的农活,有的停下了脚步,都在仰头看;对面是个学校,学生、老师都出来了,都在抬头张望。


       正看得忘神,忽听得“嘡”一声锣响,一个楞登,醒了。


       醒了我还在回味:这是哪里?


       为什么引人注目?


       它为什么令人感到奇异?


       既然是梦,它必然要对应一件什么事!


       此后我一直在追问,这是哪里?冥冥中我在凡间好像看到过这个场景,是那么的熟悉。


       奇异的梦境,总给我一个暗示,它在哪儿?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梦里?总感到现实中有和梦境对应的地方。它的地势应该很高,天上那个豁口方位是西北边。我的脑海中忽然一亮堂,对了,就是了,我的眼光落在一个高岗上:垱市。



       垱市,在澧县的西北方,距县城22公里。广袤的澧阳平原,到垱市,就上升为山区,它在平原和山区的交界处。澧县三十多个乡镇中,垱市仅次于县城澧阳镇,人口4.3万,镇上居住的有1.5万人,始建于明末清初,迄今已有三百多年历史了。我还在做单身王老五的时候,经常去那儿。骑着单车去,不觉遥远。


       我为什么要去那儿呢?垱市那个高岗上有个车站,是个芝麻小站,我大哥在那儿既是站长,又是员工,车站里就他一人撑着。大哥大我15岁,父亲去世后,我视他为父,他既是我兄长,又像我的父亲,对我呵护有加,所以只要有空,我从常德休假回家,必定要到这个高岗上的垱市车站,去看望他。


       车站的对面是垱市粮站加工厂,大哥的吃饭问题就在粮站食堂解决。


       我在饭堂看见了一个妙龄女孩,有了我的第一次恋爱,那是站长的千金,姓林,名花,面若银盘,步态婀娜,很像电影《五朵金花》里的主角杨丽坤。


       大哥很高兴很欣慰,但是感觉高攀了,人家是大站的站长,又是南下干部,自己只是小站站长,普通百姓。


       我却信心满满,我毕竟是上海的一家大工厂的职员,而且知书识礼,而且时尚体面,我央求大哥提亲。


       不曾想很顺利,他父亲连连夸我只用三个字:好同志、好同志。我很高兴,心里像灌了蜜。我志得意满回了工厂。那时国家号召工业要支援农业,厂里派出一个支农小分队,四个人,两个电工,两个钳工,我为队长。我有修理发动机的绝活,我会修汽车、修汽油机柴油机,又会钳工,还懂电工,技术全面,选派我是最佳人选。那时乡村大多没有通电,打谷机抽水机用的动力是柴油机汽油机,农村缺技术力量,抬到城里去修,很麻烦的。我们小分队很受欢迎,七乡八里老远就派人来接。但我们支农的范围,只限定在常德周边。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可是,垱市在常德的北方。因为自己有了目标,我就一路向北,走镇穿县,经过临澧,又继续向前。到澧县去,队员就更不明白了:


       我们是不是走的太远?


       我说:鸟也要远走高飞呢,何况人?


       莫非你有情况?


       我莞尔一笑!


       我的胸膛就被挨了一拳。 


       终于又到了我魂牵梦绕的高岗上:垱市。


       然后我宣布放假三天,自由活动。


       我终于牵着她的手逛垱市了。


       从高岗上去垱市,要下一个漫坡,长长的漫坡,对于有了牵手的情侣,那是很诗意的,有小鸟在前边引路,有树的枝枝叶叶夹道欢迎。林花很活跃,一会挽住我,一会又跑开去,一跳一蹦,像只小鹿;叽叽喳喳,又像只小鸟。她还发感慨,说澧县好搞怪哟,明明是个县城,乡镇的名字却取得好夸张,居然命名为市,比如垱市、荣市、津市。现在想来,这是否与垱市的东南面挖掘出的震惊了世界的第十大发现:把中华文明由5000年提前到6500年的城头山有关?


       这一路走下来,诗意而且温馨,这种感觉,现在也还在。想起就回味无穷,嗨,那可是个好地方!


       漫坡走完,就进了街口,就有了火星闪闪叮叮当当的铁匠铺,就有了嗡嗡隆隆的弹匠铺,就有了赛西施的豆腐铺。这段经历催发了我写唐朝诗人李群玉陪同贾岛、杜牧游历澧州,一路对诗对联的灵感,竟然洋洋洒洒写成99章的长篇对联故事,成为我写作生涯的一个奇迹。一个对联故事,竟然可以写成99章,30年后的现在想来,都觉得是不可思议,这创作的灵感应该来自于爱情的力量。


       这一路走,还有小吃铺,品类之多,目不暇接。有炸麻花的,就买麻花吃。有做糕点的,就买糕点,刚出炉的,特别香,松软可口 。还有一种油炸白糖酥,炸好后在细小颗粒掺和有黄豆粉的糖末里一滚,吃起来香酥甜美。有一种圆圆的泡松的油炸麻果,上面裹着芝麻,咬起来松软,既甜且糯。还有各种面食,牛肉粉,羊肉面,猪肉粉条。垱市是小吃的天堂,只等你细细的去品尝。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垱市的烧饼,清甜爽口,外酥里嫩,是垱市的名点。一间陈年作坊里,脸上淌着油珠子汗的光头胖师傅,和脸上稚气尚存的徒弟。颇具规模的土砖垒成的大灶,灶面上架一口巨大的铁锅,铁锅盖用一根粗大的圆木棒拴住作翘杆用,烧饼熟时,启动翘杆揭盖,捡烧饼,重铺做好的生饼,盖上铁锅盖,然后用铁钎捅火,这套工序徒弟操作起来一气呵成。灶膛里呼呼燃的是稻壳子,火映得师徒二人脸上泛着红光。


       林花见我好奇,还告诉我,垱市有名的小吃可多了,有名的锅贴,也叫锅饺,煎得两面黄,一咬一口油,味儿可好了。 正说着,听得担儿响,接着飘来吆喝的小调:


       挂面儿香,挂面儿长


       挂面儿香来挂面儿长


       媳妇儿买来,婆婆尝


       婆婆再买一碗来,依哟喂 ——媳妇儿尝


       小伢儿你切莫来上当


       我给你舀一碗


       你爸爸来付账


       曲调诙谐幽默动听。竹子做的担儿,在他的肩上悠悠闪动,吱嘎吱嘎,自会产生一种音乐,为他的小调儿作伴奏。担儿上每一束挂面都用红红的绳子束起,庄重里透出雅秀,挂在竹担上,招人现眼。锅里逸出的蒸汽有着葱香肉香,喉咙里就像要生出手来抓那香味儿,那个馋呀。婆婆姥姥跑来了,媳妇儿小孩儿跑来了,那是多么大的诱惑哦! 


       这里还有逢八的场。何谓逢八的场?就是一个月当中的8号,18号,28号,垱市邻近的商家、小贩齐聚在一块,展销京广杂货、山货土产。至于小吃,更是十八般手艺,全拿来兜售。这一天也能看到卖药吞蛇、走钢丝历险、猴子玩把戏,大开眼界,大长见识,大饱口福。我的机会好,就碰上了这一天。这一天,垱市附近乡村的村民倾巢而出,来赶场,来交易,来看热闹。这一天,有点像上海的城隍庙的庙会,或者像草原的那达慕盛会,场面之宏大,人员之众多,这一天,算达到极致。


       看完了热闹,花儿把我拉起就走。


       我问去哪儿?


       我感觉最热闹的地方最精彩的场面都看了,还要到哪里去?


       她松开我的手,一跳一蹦舞蹈一般跑开,回过头来,向我调皮的一招手:跟我来!


       嫌我走得慢,她又跑过来,拉起我的手,飞奔。我的情绪终于被她激活,撒开脚丫儿,和她牵手张开做成飞行状,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住了,众目睽睽之下,竟然翱翔了起来!


       确切些说,是两颗心飞起来了,飞在众人之上,刚才的集市也好,节目也好,还没有这么的让他们注目呢。


       乡镇的好处,只要向两边多走几步,就是广袤的原野,就是田园,就是陶渊明挂印归去的桃花源。


       我们来到农家小院,绕到屋后的竹林,竹林尽处,是条小河,这是澧水的支流涔水河,大诗人屈原曾经在这里逗留过的,写过诗,歌咏过这里的橘树。想到这,就很兴奋了。这里的村民种橘树,种桃树,种柚子树,地里有瓜,树上有花,四季瓜果飘香。


       歪脖子柳树下,系的有船,她又拉着我往那跑,不管三七二十一,解开缆绳,推我坐上去。她用竹篙把船撬开,船就离岸,向河心里飙去。


       她还在岸上,却把我推向河中,我正惊讶——


       她用竹篙来一个撑杆跳,轻轻的就蹦到了船上——先前集市上的什么杂技呀、魔术呀,猴把戏呀,此刻在我眼里瞬间逊了色。我们划船,船,像一匹竹叶,划到水中央,放下桨,然后任由它漂流。涔河的水清澈、澄明,一尘不染,水里的游鱼、卵石,看的清清楚楚。林花伏在船边,用她的纤纤小手舀水,水,从她的手里滴落下来,像珍珠颗,她仰起头,让珍珠颗滴进她的红唇......天,云彩,倒映在水里,船彷佛行走在空中,——妙处难与君说!


       这次荡舟的结果,衍生了我的那篇连续获奖的散文《月亮在前》,就是写水里荡舟,追赶船头那轮满月的散文,先在县里征文大奖赛夺标,继之又在全国青年散文大奖赛拿到奖杯。


       真是喜事连连,真是春风得意,一路顺风。感谢爱情的力量,感谢垱市。


       三十年过去了,垱市仍然占据着我的制高点。


       只因那个梦,只因那段情,被我束之高阁。

    

       如今的垱市决策者们,眼界更宽,立足点更高,大张旗鼓,纵横捭阖,将道路更加完善,通村通组通户。乡镇建设日新月异,他们致力于安居工程,现在的垱市,和县城里一样,高楼林立,水榭花台向园林化铺开,成为绿野中的诺亚方舟,真应了梦中的那个景象:广袤的天空展露的那个璀璨的海市蜃楼。在抓物质文明建设的同时,他们还紧抓精神文明建设,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歌舞升平,让和谐之风传遍田野!


       现在的世界,就是一个字:忙。大家都在忙,忙生计,忙娱乐,忙享受,忙得失去了耐性,失去了宁静。


       在诺大的中国,宁静已经是一件奢侈品,那里才有平静呢?


       垱市回答了这个问题,就在乡镇,就是田园。


       中国的问题,是把乡镇建设好,只有乡镇是安静的,安宁的乡镇并不影响生命的丰美。


       有一句诗形容洞庭湖中的君山:白玉盘中一青螺。


       我看乡镇也是白玉盘中的一颗青螺。


       而且田野这个白玉盘还是调色盘,四季变幻着颜色——村民的四季耕种变幻着美妙的色彩:小麦使它青绿,油菜花使它金黄,草籽花盛开为它涂上龙胆紫,双季稻成熟又给它包上一层软黄蜡。


       天上降大雪了,它又还原为白玉盘,比洞庭湖水好看得多,生动得多!


       离一年的结束,没有几个小时了,冬日的阳光照进来,温暖祥和。


       我在深圳的闹市,念想家乡的垱市,就要想到那个高坡,那个车站,那个粮站,那个漫坡,那个小街,那个集市,那条清清浅浅的小河,那个婉约的女子,那条竹叶子小舟,那船下的水,那水里的蓝天白云。


       人在船上,船在空中——


       美!


主编:叶溪

投稿邮箱:112547680@qq.com

准时送达

收货时间

由你做主

产地保障

产地原产

放心选购

满68包邮

满68元

免运费

售后无忧

24小时

金牌服务

长沙产递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图片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