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味书香】李勇强茶话之六:祭祀不许杀生,死后只想喝茶,这个皇帝是谁?

作 者:李勇强 关注:231

本期作者简介:李勇强,男,哲学博士,曾长期供职于中央电视台。

        南齐武帝萧赜(440—493年),字宣远,小名龙儿,是南齐开国皇帝萧道成的长子。


        萧赜在齐高帝建元四年(482年)继位,次年改元永明,这一年号此后伴随他直至生命的尽头,“永明”这一延续了十一年的年号,最著名的当为在此期间,诞生了中国文学史上的辉煌一幕:永明体。《南齐书》卷五十二《陆厥传》载:“永明末,盛为文章。吴兴沈约、陈郡谢朓、琅邪王融以气类相推毂。汝南周颙善识声韵。约等文皆用宫商,以平上去入为四声,以此制韵,不可增减,世呼为‘永明体’”。永明体新诗强调声韵格律,以创四声、避八病之说,开启了唐代格律诗的先声。


        萧赜统治下的十一年,也一度出现了相对繁荣的景象:“永明之世十许年中,百姓无鸡鸣犬吠之警,都邑之盛,士女富逸,歌声舞节,袨服华妆,桃花绿水之间,秋月春风之下,盖以百数。”(《南齐书·良政传序》)


        萧赜带来的短暂繁荣的政绩,恐怕和他的经历有关。萧赜在刘宋时期便开始做官,政治上,当过县令,做过太守,直至尚书仆射,东宫太子;军事上,中兵参军、越骑校尉、抚军长史、宁朔将军、都督、领军将军、中军大将军等名号,印证了他辗转征战的历程。有过久经沙场、领军治民经验的萧赜,当上皇帝后,自然能有所作为。


        陆羽《茶经·七之事》说:“南齐世祖武皇帝《遗诏》:‘我灵座上慎勿以牲为祭,但设饼果、茶饮、干饭、酒脯而已’”。


        齐武帝的茶缘,因写进遗书中而载入史册。我们不妨从他的遗书来一窥驾崩前的皇帝与茶饮的奥秘。


        萧赜的《遗诏》载于《南齐书》卷三《武帝纪》中,在濒死之际,萧赜下过三份遗诏,第一份遗诏是关于接班人的,确定萧长懋之子萧昭业继承大统,点名萧子良、萧鸾等一干文武大臣相辅弼,自不待言。而第二份遗诏,则和自己的后事有关,要点如下:


        一是对死后身上所穿衣服,详细做了说明,此不赘述。


        二是陪葬品不用宝物和丝织品,平常所佩戴的长、短二刀和铁环,带入梓宫。


        三是自己取陵园名为“景陵”,以“奢俭之中”的原则来建设陵园殿宇。而葬礼,则保持节俭,“丧礼每存省约,不须烦民。”

四是对祭祀品的要求:


        祭敬之典,本在因心,东邻杀牛,不如西家禴祭。我灵上慎勿以牲为祭,唯设饼、茶饮、干饭、酒脯而已。天下贵贱,咸同此制。未山陵前,朔望设菜食。(《南齐书·武帝纪》)


        萧赜这段话表达的意思很清楚:祭祀重在孝敬之心,而不在祭品;灵前的祭品不用三牲,只摆饼、茶饮、干饭和酒脯,一则从简,二则以素斋为主;下葬前,初一十五以菜食祭奠,依旧谢绝用牲畜祭祀。最关键的是,萧赜还将自己对祭品的要求加以制度化推行:不仅仅自己,全天下的人死后,不论贫富贵贱,都不得杀生祭祀。


        古时祭品的选择以身份的高下而有着严格的区分,如天子祭祀社稷,可用猪羊牛,谓之“太牢”,而其他人是不得僭越的。而贵为天子的萧赜,在遗书中放弃以牲为祭,而统一要求全天下以素斋为祭品,这又有何玄妙呢?


        原来,萧赜早在刘宋末举义兵时,就和佛教结缘,曾在避难揭阳山时,累石为佛图。萧赜当上皇帝后,以释法献、玄畅为僧主,两位高僧开创了与皇帝对话时,不必自称贫道,而自称名号的先例。齐武帝允许僧人在帝王面前自称名号,从此成为惯例。


        萧赜对佛教戒律的发展,也尽了幕后推手之力。除了兴造佛像、建造寺庙,萧赜还规定“御膳不宰牲”,这对佛教不杀生的戒律无疑是强力支持。永明年间,萧衍与沈约、谢朓、王融、萧琛、范云、任昉、陆倕游于竟陵王萧子良门下,号为八友。除了崇信佛教的萧子良,萧赜的素食主义,当对这位日后的梁武帝影响颇深。梁武帝可以说是萧赜推行素食主义的接棒人。


        这样一来,萧赜在遗诏中将茶饮请上天子祭礼的舞台,原来和推崇佛教戒律有着深刻的渊源。


        当然,萧赜对于佛教,也是有所节度的。比如,针对僧众中鱼龙混杂的现象,萧赜曾派两位僧正前往三吴沙汰僧尼。而在遗诏中,萧赜对佛教也做了很理性的规定:


        显阳殿玉像诸佛及供养,具如别牒,可尽心礼拜供养之。应有功德事,可专在中。自今公私皆不得出家为道,及起立塔寺,以宅为精舍,并严断之。(《南齐书·武帝纪》)

        

        看来,萧赜一方面提倡尽心礼敬佛教,一方面又禁止朝廷文武大臣不得出家,不得建佛塔寺庙,不得将自家宅院变为精舍,显示了他在佛教面前所表现的谨慎与中庸之道。



        萧赜的第三份遗诏是在临崩嘱咐的,内容是:“凡诸游费,宜从休息。自今远近荐献,务存节俭,不得出界营求,相高奢丽。金粟缯纩,弊民已多,珠玉玩好,伤工尤重,严加禁绝,不得有违准绳。”

    

      《南齐书》说萧赜统治时期,“市朝晏逸,中外宁和。”(《南齐书·武帝纪》)这是否为溢美之词,姑且不论。至少,萧赜带头要求以茶饮代替杀生,对于佛教戒律的推行,是有积极作用的。而茶与佛的结缘,也悄然在此间,生根发芽了。


主编:叶溪

投稿邮箱:112547680@qq.com

准时送达

收货时间

由你做主

产地保障

产地原产

放心选购

满68包邮

满68元

免运费

售后无忧

24小时

金牌服务

长沙产递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图片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