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的乡愁】人约中秋月

作 者:陈学斌 关注:76

作者简介: 陈学斌,江苏如皋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长沙市委办公厅。已出版《红色记忆》《心灯》长篇小说两部,发表评论、散文、诗歌等百余万字。请搜索陈学斌原创散文进入公众号或查看历史消息。

        今年的中秋节是十月四号,恰逢国庆,我把日历和放假公告看了又看,心里盘算了又盘算,终于有机会在老家过中秋了,这让我无比激动和欣喜。不知有多少个中秋没有在江安老家过过了,印象中,自参军入伍到现在,由于机缘不凑巧,中秋节都一直没有在老家陪父母兄弟了。


        中秋在我的记忆里,是母亲躲躲闪闪收藏的月饼,那时家里穷,为过节准备的月饼是奢侈之物,母亲怕我们兄弟几个把敬兔儿爷的月饼提前偷偷吃掉了,到时会对神灵大不敬,她今天把月饼藏到大柜里,明儿把月饼挂到房梁上,后天又把月饼塞到床底下的坛子里。那几个小小的用票证买来的五仁月饼,见证了母亲和我们的斗智斗勇诸多画面。在那个物资相当匮乏的年代,而我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主食米饭都吃不饱,就别说其他食物了。那些年中秋节的五仁月饼,现在想想都垂涎欲滴,这是味蕾给我今生留下的最美好的记忆,甚至深入骨髓。


        偶尔也会在八月十五之前,母亲提前给我们分一、两个月饼,但要把月饼分四份或六份,我和兄长们一人一份,爷爷一份,我的一小块吃完后,母亲的那一小块的月饼又被我囫囵吞枣的填进了肚皮,然后再眼巴巴的望着放月饼的橱柜。母亲只是慈祥地看着我,苦笑着说:“等两天,等两天,等过了八月十五再分给你吃。”当时发下宏愿,等日后我长大有钱了,一次买他个20个月饼,吃撑为止。


        等到八月十五吃过晚饭,我们急急地盼着月亮早点升上来,想着母亲早点敬奉完神仙,好分月饼吃,光景最好时,甚至可以独享一块月饼。对于天空的那一轮明月,只觉得她又大又亮,看不看,反正都在,统统没有月饼来得馋人。


        前些时回家,跟大哥聊天,他对我说:“你应该对老娘格外地好点、孝顺点。因为小时候,老娘是最疼你的,有什么好吃的,都先让着你,每次吃那些蔬菜煮饭,你吃的是白米饭,而我们碗里的几乎就只有几粒米的蔬菜饭;她常常会偷偷地给你煮个鸡蛋,把你拉到一边让你悄悄吃了,还总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小时候,你呀就是“乖妈妈”养的。”大哥未曾说完,我早已泪奔如雨。我是个感情脆弱的人,这些场景真的不敢回想,别人更是不能提及。望着年迈的、只知道憨笑的、被妻子称为长着一幅观音菩萨脸的老娘,我感慨万分,好在上苍怜我,子欲养,亲还在。


        随着物质的丰富,每年的月饼成了应景之物。年龄稍长,读了些诗词,就开始怀想,家乡天上的那个又大又圆的月亮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是猜透我好吃心思的吴刚、嫦娥;是一堆矿物质;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式的皓月当空、亲人千里、孤高旷远;是“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式的对老友遭遇的深刻忧虑,对当时现实的愤慨不平;要不就是“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这种别具画面的早行图。对于故乡的月亮,因为有着母亲常常舔月饼包装纸那样的画面,多少年来,我和诗人宋之问有着相同的情结,“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我少年从军,曾经是莽撞少年,曾经度日如年,因为多读了几本圣贤书,也曾“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也曾“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也曾“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如今人到中年,体悟了生活的本真,生活原来是生下来,好好活下去;原来此心安处是吾乡;原来是少小离家,老大想回,一刻不敢废离老娘。


        10年前,曾经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在美国的老华侨接受采访:“故乡是回不去了,因为生活习惯的不同,环境的不同,回去已经不适应了。”当时觉得他真娇情,故乡有什么回不去的,把美国的房子卖了,买张机票不就得了,留恋美国灯红酒绿的生活罢了!”多少年后才知道,蓝墨水上游的汨罗江是可望的、可及的,却是再也融入不进去的,野老与人争席罢,只是诗人的人生理想。回不去的故乡和常常要回去的身体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从古到今,每每回不去的时候,头顶上的那一轮明月才让千古文人不停地吟咏。我们才会在寂寞的时候“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才会在空虚的时候“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才会在思念的时候“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才会在挂怀的时候“今夜夫州月,闺中只独看”。


        我一直在想,我们这个时代怎么了,在行色匆匆人群中,已经容不下一张静静的书桌,什么都是快餐式的,包括生死契阔的爱情,现代人也人约黄昏后,但约的是什么呢,是赤裸裸的性,那种“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美好早成了古董,就更没有多少人愿意静下心来听老娘絮絮叨叨了,更遑论 那一轮照彻古今的明月,包括我自己。先贤的那些个让人口齿留香的明月诗篇,已经快要失传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放,竞夕起相思” 一派的万千气象,意境雄浑;“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问了叹。叹了问,离愁别恨却未了,拳拳之心,眷眷之意,不知道诗人要把人心揉转几千次才肯罢休!


        游子总是望乡的,尽管各朝各代的月亮的意象被诗人们描摹尽了,但2017年中秋夜江安上空的那一轮明月又将会是什么样的呢?我期待着。


        今年的中秋夜,我准备也学学古人,置办好瓜果月饼点心,配上好酒好茶,双亲若有雅兴,先侍奉左右,听他们讲讲“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待双亲入睡后,同三五文友在井床边,边抚琴赏月的同时,也行些个带“月”字的飞花令,卡壳者罚酒一杯,闹他个月落星眠。



主编:叶溪

投稿邮箱:112547680@qq.com

准时送达

收货时间

由你做主

产地保障

产地原产

放心选购

满68包邮

满68元

免运费

售后无忧

24小时

金牌服务

长沙产递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图片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