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您好! 请登录 注册

【物的乡愁】我的文青时代

作 者:龚小萍关注:113

【产递物语|物的乡愁】我的文青时代

产递网 今天

作者:龚小萍,男,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湖南澧县,九十年代末至今客居广州。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作品》《广州文艺》《羊城晚报》《湖南日报》《解放日报》《南方都市报》等各类报刊杂志,有作品被收入散文年度选本。出版散文集《慢品元曲*人生能得几回闲》《慢享唐诗*独爱你那一种愁》。现在广东白云学院策划推广部工作。


我的文青时代


我对文字的喜好,大约缘于我父亲的那一樟木箱子的线装书:《水浒》《三国演义》《罗通扫北》《封神榜》《说岳》,以及同样是线装书的《荀子》《吕氏春秋》等。起初,父亲是没打主意让我涉猎他的这些书籍的,他用一把大铜锁紧紧地锁住这个箱子,并束之高阁。但是,再大的铜锁,也只能锁住君子,是锁不住“小人”的。


一个阳光暖暖的冬日午后,好奇心彻底爆发的我,终于以弄坏那把大铜锁为代价,打开了那只樟木箱子,翻遍所有的这些纸色暗黄的书本之后,我并未找到我想要的金银财宝,或者我幻想过的一张不是我妈妈的女子的照片。失望之余,我拿了那本《封神榜》,坐在箱子边上翻阅起来,竖排、繁体字和跟我的课本完全不同的阅读方向,让我一时难以适从。好在黄飞虎和他的那头五色神牛很快吸引了我,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跟我的课本一点不一样的有趣的文字呀。


奇怪的是,一直以暴力教育著称的父亲,检点了我没有弄坏和弄少他的这些书籍后,居然没有揍我。



就这样,几年的时间里,我囫囵吞枣地读完了父亲的这些书。并省下父母给我的生活费,在镇子上的供销社买书,当然,我买的那些书,主要是连环画,其中最多的,就是《三国演义》《水浒》和《封神演义》。自己看完之后,全部无偿给了同学。


等到我终于铺开纸,写下可以称之为文学的文字之时,已是1985年。我的一篇《漫步晨曦》的散文,在寄给当时主编《湖南日报》文艺副刊的蔡栋先生后的大约半个月,就收到了蔡先生写给我的信。信中,蔡先生用毛笔,按照古人的书写方式写着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一行字:“小平,你好!来稿收悉,拟用。并请继续来稿。蔡栋。即日。”令人惋惜的是,蔡先生的这封信以及后来和我所有的通信、邮寄给我的样报等,均在1995年我改造房子时全部遗失。今天想来,我仍然心痛不已。



1986年中秋过后,湖南省长篇小说创作座谈会在澧县召开,我应当时的澧县文联主席曾辉先生的邀请,背着自己写在备课本、十行纸等各种各样的纸张上的长篇小说《柳宗元》,参加此会。会上,我认识了《芙蓉镇》的作者古华、《山道弯弯》的作者谭谈、《第二次握手》的作者张扬,以及《花城》杂志年轻漂亮的女编辑钟洁玲等著名作家和知名编辑。会后,我与这些作家编辑们还去了一趟张家界(当时叫索溪峪风景区)旅游。


这是我第一次去到张家界,除了美丽自然的风景,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人的淳朴。我清楚地记得,汽车经过慈利县一个叫江垭的渡口时,天已经黑下来了,但渡口除了一个值班的中年男子,其他工作人员都下班了,如果不能过渡,就只能等到第二天。当时,湖南省作家协会的一位姓刘的作家掏出他的作家协会会员证递给那位中年男子,见到证件之后的中年男子是一脸讶异,然后,对着后面山坡上的几栋矮房子喊了两嗓子,一会儿就有几个壮年男子过来,把我们安全地送过了河。


这可能就是我的文青时代的开始。随后,我便在湖南的一些报纸杂志发一些权且叫做文学作品的文字,还有幸在《湖南农村报》上开设“家庭生活”专栏。随着一些文字被转载和转播,我成了乡村的“名人”,每每当我收到样报样刊,拿回少不过3块5块钱,多不过50块100块的稿费时,我的母亲就会说,这孩子,怎么无的说出有的来,就像真的一样,这是接了祖上哪个的代了?


在此期间,我认识了我的一大群好兄弟,如身兼作家与房地产老板的周继志兄、湖南知名诗人胡平老弟、小说家刘尚平兄、我的老师阳桂生先生,以及再后来的陈集亮、黄劲松、谭晓春、赵一清、关晖、伍泽生、茨平、陈剑兰、白小白等等一干兄弟姐妹,他们无一不是我人生路上的挚友,为我的生活增添了绚丽的亮色。


记得我和继志兄第一次在澧县县城相见,他请我到当时县城最好的饭店清苑楼吃饭,我们两个人,点了六个菜,其中有一个黄骨鱼辣椒糊,至今仍然留香于我的唇齿间。在澧县城呆了几天后,临别时,他送我一个浅黄色的笔记本,扉页上,他写下:“山高水深路远,理想友情旅伴,天涯海内,知心永相连。”一语成谶,自那一别,我和继志兄再无相见。重新建立起联系,已经到了2014年。所谓君子戚戚,大抵如此。


1991年初,娶妻生子之后,我满怀豪情地奔走在农村发家致富的金光大道上,满脑袋都是艳阳天,指望在广阔的农村地里干出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来。于是,文学梦暂时搁置,直到1998年春天来到广州,我又才重新拾起笔。不过,从2003年底到2013年这中间的十年,我又再一次搁笔,被操蛋的生活追赶,若丧家之犬,所谓文学,终成一个遥远的梦。



如今,我已被谑为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我的文青时代早已远去,此时此刻,我偶尔的为文,已与文学梦毫无关系。有时候,当我翻检曾经写下的那些文字时,我甚至对自己生发出一种厌恶,在我的眼里,那些不痛不痒的东西,仿佛一面“照妖镜”,让我学养的不足与知识的浅薄,暴露无遗。


唯一让我欣慰的是,1980年代的“文青”岁月,使我变得率真;与这只单纯的文学小妖的若即若离,也让我的世界变得丰富而简单。



戳下面的
阅读原文 ,进入产递商城
阅读原文


准时送达

收货时间

由你做主

产地保障

产地原产

放心选购

满68包邮

满68元

免运费

售后无忧

24小时

金牌服务

长沙产递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客服中心
热线电话
400-12346578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二维码